行业新闻

    黑龙江敬老院大火追踪 皆要身份证阅读器进出登记

    时间:2013-07-29 10:14 来源:www.idr210.cn 作者:万特科技精伦事业部 点击数:
  •   官方通报说,这场火灾是一起刑事案件,犯罪嫌疑人王贵也被烧死在现场。事情的起因也可见于第一次通报中:“2013年7月25日下午,王贵怀疑隔壁的院民盗走了自己的200元钱而大吵大闹,打碎了病房的玻璃,情绪比较激动,院方发现情况之后,及时与东林乡村干部及其姐姐共同做安抚工作,王贵情绪逐渐平稳。深夜,王贵情绪再次出现反复,放火制造了这起恶性刑事案件。”

     

      吴成坦承,特护病房的都是身体有疾病或自理能力较差的中老年人。然而根据新近颁布实行的《黑龙江省养老服务机构管理暂行办法》,护理员与半自理老人比例1:3.5至5。以特护病房全为半自理老人计算,32名老人的护理人员应该在7-9人。

     

      那么,从25日下午直至在火光冲天的那一刻,其间这里发生了什么?7月26日早上,王贵的三姐王芬接到村里的一个电话,“王贵放火了,烧死了10个人”。“当时没说王贵也死了。”王芬的丈夫说,他们就电话通知了在海伦市的姐姐王凤。公安机关认定犯罪嫌疑人王贵有重大犯罪嫌疑的主要依据之一,是案前王贵有明显作案因素和犯罪动机。经调查,王贵案发前曾扬言自杀,并用水果刀比画颈部。这个消息非常突然,就在前一天,7月25日,61岁的王凤才刚刚去敬老院看过弟弟,“我晌午头去的,”王凤说,打电话说是他丢钱了。经过一番劝慰,王凤走的时候,弟弟明显安静下来,“乐呵呵的”。

     

      王贵没有医保,没有低保,在绥芬河市的一家医院治疗期间,哥哥王春负担了一万多元的医药费。王春说自己当时“死的心都有了”,看着他吧,没法干活;不看他吧,他管不了自己。这次,王贵没能痊愈。他的大姐夫模仿他,右手蜷在胸前,右脚脚尖点地,左手得拄着拐杖才能保持平衡,走路不摔倒。据说,王贵正是用他的拐杖敲碎了敬老院房间的玻璃。无奈之下,王春把他带回了大成村。这次中风的程度比前两次都厉害,没有生活来源,生活不能自理,哥哥姐姐也都五六十岁,身体不好,而弟弟家里还有“小的”,没人能照顾他,村委会上报乡里,把王贵送到了敬老院。

     

      等到王贵第一次脑梗痊愈后,王春就把经验“传授”给了弟弟。但是,王贵大手大脚习惯了,还是有一分花一分,丝毫没有有备无患的想法。“他懒,不愿意干活。”王春说,“兄弟姐妹里,也就我说话他能听两句。”他觉得弟弟不能再这么混下去,就带着王贵在绥芬河打工,干了一年多,“再说他他也不听了”,家里还有地,王贵又回了海伦市东林乡大成村。村里人对他没有太多好感。

     

      在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老伯描述下,王贵是一个地痞无赖。“他偷鸡摸狗”,这位老伯表示王贵经常偷东西。但当问及关于王贵的偷盗的传言时,许多村民表示“没在村里偷”,更多人的回答则是,“不知道”。现在来看,王贵每两年左右就得换个“工作”,在老家种地没多久,又去大连打工,再后来又去了沈阳,直到第三次脑梗。王春接到救助站的电话去了沈阳,一个人根本没法把他弄回来。“你是不知道,连撕带扒,给人钱让背都没人背他。好不容易要弄上车了吧,他的鞋又掉了。”王春回忆说,不敢找帮手,坐火车还得多花一份钱。

     

      隔了两天,王珍把王贵从自家送回到敬老院。王贵一度还想找民政局投诉此事。王珍劝他,“找民政局显得这里的人没有办事能力,你以后在这儿咋呆?”敬老院替王贵把钱要了回来。7月28日,敬老院副院长吴成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院民丢钱的事情基本没有,而“王贵被抢钱的事情没听说过”。“我们这里吃住不用花钱,家属来得少,丢啥钱?”吴成说自己自建院以来就在这里工作,没听说过王贵曾被三个院民“抢钱”。

     

      王贵的同屋叫李凤宝,今年52岁,现在哈尔滨第五医院烧伤科治疗。“他同屋说的,看见隔壁的人翻了他的抽屉。”王凤并不知道弟弟的同屋叫什么,只说他腿脚便利,“打了证言”。吴成说,李凤宝活动便利,但“智力有点问题”,有的报道说他“智力残疾,连数儿都数不明白”。而王凤所说的那个“隔壁的人”,是另一位幸存者,42岁的孟令波。不过,吴成说他“智力有障碍”。有媒体记者采访时发现,“他甚至说不清楚自己的年龄”。

     

      在出事的当晚,敬老院共有三人值班,特护病房和邻近的二层楼安排的是同一个值班员。吴成在接受采访时说,这样的安排,是考虑到人手不足,将特护病房和邻近的楼安排为同一个值班员。死者曲录爵的女儿曲红称,敬老院的护理人员形同虚设。由于护理人员缺乏,曲家不得不雇佣了与曲录爵同屋的老人帮曲录爵穿衣服。曲家每次付给他二三十“什么都没有!”当被问及敬老院是否有向老人提供心理咨询,情绪疏导等服务时,曲红断然否认。

     

      7月28日,敬老院副院长吴成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敬老院职工有三十多人,一半是正式职工,一半是临时工。“正式的工资高些,每个月2000元左右,临时工1000多元。”至于敬老院更为详细的财政收入和支出情况、人员配备是否够用等问题,吴成表示并不知情,只说“我们希望人越多越好”。7月26日晚,熟悉情况的吴成的两位领导因为此事被免职。

     

      王贵行五,上面是三个姐姐一个哥哥,下面还有一个弟弟。一直以来,王贵是全家人的“心病”。“我在爹妈身上操的心都没他这么多。”王贵的大哥王春听说这个消息的时候,“心里咯噔一下”,急忙买票往回赶。这不是王贵第一回“闯祸”。见诸媒体的报道中,王贵“进去”两次的经历已有提及。王春说,王贵第一次盗窃是在哈尔滨,被劳教三年,但因为“表现好”,两年多就出来了。不过,王春已经不记得是哪一年了,他多年前曾经脑梗过一次,以后“记性变差了”,有时候五分钟前发生的事情都想不起来。二姐王珍的记忆则更为详细,王贵十七八岁的时候就和村里人结伴出去打工。可工没打成,路费也花完了。这些人就开始在火车上“拎包”。“有的抓住了,有的没被抓。”王贵就是其中之一。王春当时在绥芬河市打工,一年能有一万五六的收入。这次生病之后,他开始打零工,没有稳定的收入,但手头总要备着四五千块,好让“再犯病的时候能进得起医院”。

     

      根据公安机关的调查,认定王贵有重大犯罪嫌疑的主要依据之一是“有证人证言”。7月27日,海伦市第二次通报案件进展时提到,“同屋居住和隔壁院民证实王贵点火过程”。并且,“根据视频资料”,现场监控录像与证人证言相一致。7月28日,吴成表示,走廊里才有摄像头,房间里没有。

     

      联合敬老院是集中供养海伦市农村五保老人的福利机构之一,2005年10月建成使用,占地面积5000平方米,建筑面积7000平方米,设计床位450张,目前实际入住农村五保老人283人。其中住院处建筑面积300平方米,入住五保老人32人。

     

      房子卖了,地被收了回去,王贵在敬老院一住就是三年。王贵“要脸”。“出了什么事不愿让人知道,怕丢人”。正因为如此,尽管王贵所在的大成村距二姐家的富民村并不远,但很少主动去串门,就连被送到敬老院的消息,也是住在海伦市的大姐王凤转告的。“我们兄妹六个,处得挺好。”王春说,王贵结婚,我们每家都送东西;离婚了,怕他过不下去,也是我们帮衬,住进了养老院,我们给他零花钱。王凤平均20多天要去敬老院看一次“兄弟”,给他洗洗涮涮,“唠唠嗑”。在外地的兄弟姐妹就把给王贵的零花钱放在大姐这儿,由大姐代为保管、支出。出了这事,三姐没走成,大哥回来了,一家人反倒聚在了一起。“我在火车过道上蹲了一宿,满脑子都是这事,也没心思找座。”王春说。

     

      王凤说,王贵在敬老院丢钱并不是第一次。那次是在去年十一假期,王贵的二姐王珍在家带孙子,突然听到到屋外有人敲门。拉开屋门后,她被吓了一大跳,本应该在敬老院的弟弟王贵不知为何倒在门前。他嘴里不断地说着“三人”之类的词。听了一段时间,王珍渐渐从弟弟的叙述中明白了事情的经过。王贵被同在敬老院的三个院民堵在墙角打,并从他身上抢走了200元。王珍奇怪弟弟为什么不找院长解决这事。王贵告诉她,十一放假,院长不上班。随后,王珍从弟弟口中得知三个人的姓名,前往敬老院要讨个公道。在那里,一位女副院长接待了她,并答应替她解决此事。

     

      7月28日一早,海伦就下起了雨。听说要去“失火的养老院”,出租车司机要价十元,因为“太远了”。拐进一条南北向泥泞的小路,右手边的联合敬老院大门紧闭,它对面是正在开发建设中的新楼盘,工地的一名工人告诉记者,“着大火是在半夜,没见着”。“前两天过来,这里停满了车。”他说。转到敬老院的北门,门口一位大姐非常笃定地说,“事情都处理完了,前两天已经来了100多号记者”。透过栅栏,可以看到院内起火的平房外墙被熏黑的痕迹,据说8个房间中5个房间有过火痕迹,三个房间严重受损。王凤记得,王贵就住在从西边数第二间,“屋里还有两个人死了,就剩俩人了”。

     

         7月28日,黑龙江省海伦市联合敬老院大门紧闭,出入要通过保安处的身份证阅读器记录身份证,记者入内采访要通过宣传部。7月26日凌晨,该院特护住院处发生火灾,11名老人死亡,两人受伤。

     

购买咨询:

18680266076
13312809492
13312803641
13312804928
13312805572
19925765051
售后服务
027-87921111

本店售后

非本店(收费)

020-29820271